名字是hina,也可叫陽菜。
最近主ES。主要NL,腐特定CP。
拒绝过激杏厨。

关于

运命の人

标题起得那么肉麻,其实我就是想写一下自己与那个最好的朋友之间的事。


我不止一次和她嘲讽过两人的相遇是那么的正经,相比后来每天的日常而言。在靠窗的第三排位置,一只萝鸡与另一只腰鸡相遇了。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XX。”这段彬彬有礼的对话我们进行了两遍。

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时胆战心惊的起源。


“其实我当初军训时,看你走路样子很邋遢,觉得你是个女流氓。”“我一开始看见你,觉得这人怎么总是昂着头,假高贵。”

这是我们朝夕相处时的曾经。


“要开学了我真的好怕好紧张。”“不要怕,你一直很棒。”

后来,我们相隔大洋,再也没有力气互黑,海水把说出的话语都浸泡得温润起来。


本来还没怎么想她=-=,今天另一个朋友和我说她明天就要去大学了,我本来只是郁闷三个月怎么那么快就过了,后来一想:呀!下个星期的今天我也要去学校了。陌生的环境与同学直接使自己的社交恐惧症又有点跑出来了……发微信给萝鸡,得到了一碗心灵鸡汤。心灵鸡汤太过辛辣,直接刺激出了本来已经不太回忆的高中生活,突然就那么泪如雨下。


转眼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当初相遇的时候还是如花美少年,好沧桑啊。

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啦,活得长点,五分之一的寿命罢了。

90岁的时候,记忆好点,再回忆自己十几岁的时候,真的像一场梦一样。

那好可怕,我现在经历的不就都成了梦了吗。


少年人,以梦为马。


最喜欢的,是2012的冬天,那时候不仅是学业的高峰,也是最浪漫的时代。窝在床角通宵看少女漫,三面是封闭的床板和墙,外面开着热气又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向里就是一个隔绝的漫画世界,而转身朝外又是现实了。我在幻想与真实的夹缝中,好像只要想,就能融入那个世界。

或者是听着《fly to the moon》培养睡意,好似真的能在夜空中轻舞。


每个深深深的夜晚,总会和萝鸡干很多事(不要乱想)。比如她突然从上铺递下来一只耳机,塞进去一段钢琴曲便流入耳朵,在深夜轻叩心扉。


然后腰鸡就哭了,还要死憋住哭腔不让萝鸡发现。=^=


比如和萝鸡挤在一个被窝里看动画。深夜看《鱼》时看萝鸡捂住双眼拔出耳机面孔抽搐十分有趣。

比如坐在床上一人一只耳机边听音乐边写作业,写得断断续续的总被喜欢的歌曲勾去了心神。

比如每次胃痛肚子痛头痛(我毛病比较多)的时候都是萝鸡扶着腰鸡从遥远的教学楼跑回寝室的。她帮我买热奶茶,泡红糖水,泡泡面,向老师请假,因为我发冷,便先去洗澡暖浴室用冷水使自己更加皮糙肉厚。

她会在你不开心哭泣时默默递给你餐巾纸,学习低谷时教导你。

感觉就像是和萝鸡两个人互相依偎着相互扶持过了高中两年大大小小的开心与不快。


然后她第三年去澳洲读了。从此时聚少离多的生活。


遗憾大概是,和你一起来到这里,经历共同的事,却没能一起走向未来。


但是以后有长长的日子,就算在不同世界,也是能沟通心灵的。


【在你们身上,一定有某个极其重要的人生节点被时间打了一个永恒的结。】



 

评论(9)
热度(1)

© 片桐ヒナ | Powered by LOFTER